上海教育后勤慈善工作站
 

 

如何养老才能拥有一个自由、快乐的晚年?不少美国人做出自己的选择:有的把大房子中的几间以低廉价格租给年轻人,既赚取生活费又解闷;有的和志同道合的人居住在养老社区里;还有的干脆一走了之,到风景优美、生活成本低廉的国家开始新生活。

    与年轻人“拼房”住

  美国老人乔伊丝·凯恩现年66岁,离异,住在新泽西州中部。10年来,她一直采取拼房方式与陌生人“同居”。

  凯恩的条件并不多——能付房租,不吸烟,喜欢她养的几只猫。“离婚后,我想一个人支撑这个家就需要更多收入,”她先后找过多名房客,“我与他们关系良好。”

  房客不仅给单身老人带来额外收入,也成为他们某种意义上的情感寄托。

  89岁老人海伦在郊区的家有4间卧室,她把其中两间出租给帕蒂·米拉诺和她八十多岁的母亲,每月租金700美元。米拉诺不忙时负责打扫卫生。

  在海伦看来,这笔收入固然不错,但她更看重米拉诺母女的存在本身。“这(拼房)的确让我受益,”她说。

  新泽西州拼房中介机构“拼房公司”的常务董事勒内·德雷尔说:“大多数愿意拼房居住的是50岁至55岁的单身女性。她们(退休后)收入开始减少,因此经济原因是主要出发点。”

  同道中人乐生活

  随着老龄化世纪的到来,对不少老人而言,最理想的退休生活不仅仅意味着找个设施齐全、环境舒适的社区或养老公寓消磨剩余岁月,而是与志同道合的人结邻而居,一起享受生活的乐趣。

  美国有一种被称作“亲和居所”的新型养老社区,在那里居住的都是志同道合之人。无论你是乡村音乐粉丝、爱狗人士、考古狂、园艺爱好者或素食主义者,都不难找到两三百个同好者组成一个社区。

  社区居民可以享受完善的医疗保健设施与服务、分享共同的兴趣爱好,一起健康、快乐地老去。

  美国目前共有一百来个“定位社区”。“这类社区是住房业的未来,未来1015年将会爆炸式发展,届时婴儿潮一代已75岁了,”美国乔治·梅森大学辅助生活及老年住房管理项目主任安德鲁·卡尔说。

  早在上世纪60年代,美国有识之人已开始提出建设规划性养老社区,集合特殊兴趣爱好人群的“亲和居所”或“定位社区”是体现这种概念的最新实践。发展最快的类型之一是所谓“大学基地养老社区”。它们建在大学校园内部或附近,如俄亥俄州奥伯林学院、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达特茅斯大学附近的养老社区等。社区居民可以修读大学提供的课程或大学组织的体育活动。

  不过,这种亲和社区的发展速度并不快。项目建设受持续低迷的经济形势影响,加上它属于高风险融资项目,因为没有先例,银行不愿贸然投入。

  移居海外享新生

  近年来,越来越多美国人退休后选择到拉美国家定居,那里阳光充足、风光秀美,而且“钱更值钱”。

  去拉美养老的潮流始于25年前,但最近510年发展尤为迅速。墨西哥生机勃勃的城市文化、哥斯达黎加美丽的海滨社区、尼加拉瓜静谧的山谷村庄……有着巨大吸引力,低廉的生活成本更是诱惑难挡。

  还有一批老人选择的并非巴拿马、哥斯达黎加和墨西哥等传统休闲目的地,而是洪都拉斯、尼加拉瓜、危地马拉等听起来不那么“宜居”的国家。

  以危地马拉为例,它不仅风光迤逦,而且生活成本比低于大多数中美洲国家。一栋在哥斯达黎加或巴拿马卖50万美元的房子,在这里仅售25万美元。

  许多拉美国家看到这一商机,纷纷抛出诱人政策,吸引美国老人定居。巴拿马是最早盯上这块市场的国家。政府推出一系列法律政策,只要外国人能证明每月领取的养老金超过1000美元,就可以获得巴拿马的永久居留权,而且在国外挣得的养老金无需在巴拿马上税。《国际生活》杂志连续6年将巴拿马评为“全球退休指数”榜单的第一名。

 

  不过,对美国老人而言,生活在拉美国家并非十全十美。官僚作风严重、驾照难以申请、语言障碍、治安问题和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等都会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。


上篇
“除霾清肺”秘方热传 专家称:远不如戴口罩
下篇
发改委研究养老院远程医疗费纳入医保
xxfseo.com